阿金家

全部是一。

虽然我很容易出汗但是真的很耐热🐅

苏州是个奇怪的城市,郊区到城里看不到近些年很火的共享单车,路边刷卡可取的绿色单车,据高说好几年前就在那了,我注意看了下锁车的车架,是那种肉眼可见的旧。
高说:“它什么都没变。”
我只知道它对我不太友好,我在赶往它的路上很累,在它漫长的大街上很累,在他们有些许特色的交通线里很累。
但是因为千里外才见到它所以很值得。

除了不能说话膀子粗
一切都挺好的😊

当我不会说话的时候我发现也没有人再愿意多说一些话来给我听,好像大多数人需要的都是一个能给出回应的同伴,而不是像我这样一个张口都不能发音的人。总是这样想着,于是在人群里倍感孤独。
——纪念自己不能说话的第三天。 ​​​

生活就像天气
半会天晴半会阴。

牙不好看
所以从来不笑。

“我一点也不讨厌尔晴了” 当我把一只玩具抱枕撕成这个样子的时候,我发现我跟希塔腊尔晴完全是一样的人,我心理阴暗变态自私狠毒,和希塔腊尔晴别无二致,其实这都怪有一颗不安分的心,这颗心它不甘心,它不甘心当宫女任人凌辱所以她要嫁给傅恒,它不甘心傅恒唯爱璎珞一人看都不看她一眼所作所为全被辜负,它是一颗想被重视但虑被践踏的心,它不知悔过的感觉我现在突然能深深的明白,它让别人痛它其实更痛,可是这种无法自拔的狠毒却让自己觉得很过瘾,我痛了才感觉还活着,你痛了我才能让你再看我一眼,哪怕你那满是怨恨的双眼让我厌恨更深。
在扶摇里长孙迦说过这样一句话,她要的从来就不是权势,但只有站在了权利之巅她才不会任人摆布。魏璎珞后来对尔晴说了一句话,她说贱婢就是贱婢。一个不知感恩不知满足的人有违道德有违天理,人人唾骂,可是更多的这样的人到死心里都是饮恨,我现在想想看过的所有宫斗剧里的那些阴狠的角色死去的样子都是含恨而终啊,甄嬛里的皇后、安凌容一句臣妾怨啊,延禧攻略里的纯妃娴妃尔晴谁在死的时候没有心有不甘,可是观众看到的时候都只有快感。
可是我在想我和那些卑贱的角色别无不同,我是一个心理扭曲幸福感极低思想极其狭隘的一个人,可是说到底我能怎么办呢,我只是经常发呆,刚好现在外面雨下的很大,我刚刚撕了一个我从来很是欢喜的娃娃。